MingRoad: 華盛頓大學新鮮事

文、圖:格賢教育 大家還記得初到學校上課、覺得一切都新奇有趣的感覺嗎?筆者9月中第二次前往美國華盛頓州的西雅圖,雖非首次到訪,但這次心情不太一樣,既有點緊張,但更感到激動:在接下來的4年,我將在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(University of Washington,簡稱UW)度過大學時光了。 曾刊於12月 11日的明報《文化遊學團》 當日報讀UW,筆者知道這所院校很大、資源豐富,也不時想像如何在校園生活和各式活動中,探索喜歡的事情。至8月正式入讀UW前,我花了一周探索院校的周邊環境,以及這座美麗的城市。逛着書店、喝着咖啡,當時想到還有一個月就來這裏念書,我很快就愛上西雅圖。這次跟我4年前剛到美國留學時不同,我不再感到膽怯和忐忑,反而十分期待未知的校園生活。我迫不及待想要認識新朋友,並希望跟他們一起發掘這座城市的點點滴滴。   跟其他大學院校一樣,UW 同樣會為新生舉行熱鬧的「迎新周」活動,一眾新生都忙透了。除了參加各式各樣協助新生適應大學生活的活動,我最期待的就是在圖書館前的廣場「紅場」(Red Square,因鋪上紅地磚得名)舉辦、為期兩天的社團遊園會,代表幾百個大大小小學生社團的成員會走到紅場上,舉着牌招募新成員——這正正是我想像中「大學生活」的模樣!我在人群中逛了足足兩小時,不厭其煩地在手機加入一個又一個社團的電郵聯絡。   沒過多久,我終在這個容納了3萬人的校園裏,參加了一個義工組織。與其在幾千人的大社團中迷惘度日、不知可貢獻什麼,我更願意參加小社團,花時間認識每名成員。開學後我和其他成員一起「出動」,到西雅圖不同地方做義工。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的同時,我也贏得友誼,真的很有滿足感!除此之外,我們每月也會聚會,一起討論社團的未來動向,並且享用火鍋等美食。   各式各樣的社團之外,UW 五花八門的科目也相當有趣。身為大學「新鮮人」,筆者不打算局限自己,希望透過各選修科目建立個人興趣。例如我現正修讀的心理學科目,有約400名學生修讀,我藉心理學了解到關於腦神經、潛意識、記憶力等和生活息息相關的知識。雖然講課(lecture)上課者眾,但導師常在教室內走動,和學生互動,教學時更會舉各種讓人大力點頭贊同或捧腹大笑的例子,令我發現幾百人的講課,原來可以如此有趣好玩。   我在UW 的生活雖說忙碌,但亦非常充實。大學生活過得如何,在乎你有沒有那顆敢於探索和發現的心。你的心態如何,你的大學生活也必如何!   「經《明報》 同意下轉載,《明報》保留所有權利。」

Read More

MingRoad: 第4期〈文化遊學團〉-《我在UBC的4年時光》

文、圖:格賢教育 計劃到海外升學時,不少香港學生會考慮報讀位於加拿大卑詩省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(University of BritishColumbia, 簡稱UBC)。UBC設兩個校區,一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溫哥華(Vancouver)主校區,另一是位於卑斯省優美山谷小鎮Kelowna 的奥肯那根(Okanagan)分校。筆者回想在UBC的時光,當時在兩個文化、環境大相逕庭的校區念書,令我更加了解自己的學習習慣和需要。 曾刊於11月 27日的明報《明路——生涯規劃》 筆者想體驗外國小鎮生活,加上姊姊住在奥肯那根,因此大學首兩年我選擇入讀UBC奥肯那根分校。至三年級時,再轉讀溫哥華分校,過了一年,仍覺得奥肯那根分校的校園文化比較適合個性內向、喜歡小校園生活的我,最後於四年級再轉回奥肯那根分校念書。 筆者在溫哥華長大,早期不少東亞移民定居溫哥華,亞洲地道飲食文化早已深入當地,因食材新鮮,在當地吃到的亞洲食物,不少比香港的更美味;加上UBC 溫哥華分校建築風格獨特,在此念書,能欣賞到令人讚嘆不已的風景與建築物,因此大部分香港學生傾向選讀溫哥華分校,那裏「旺中帶靜」,對他們來說既不感到陌生,也能享受寧靜。 話雖如此,筆者卻對奥肯那根分校情有獨鍾。該分校離溫哥華約4小時車程,面積雖比溫哥華分校小,但「五臟俱全」。校區內的居民生活較淳樸,附近環境亦相當優美,從校舍步行20 分鐘就能到小農場(下圖>>>圖1優美環境),學生閒時可看看小馬吃草、羊群曬太陽,冬季時還可在結冰的湖上溜冰! 除了校園面積,兩所分校的校園氛圍也各有不同。溫哥華分校各運動校隊都深受學生歡迎,有重要賽事時,校園的「運動風」吹得特別旺盛,學生皆從百忙中抽空捧場,支持參與校隊的學兄學姐。而奥肯那根分校學生人數較少,不論筆者走到哪裏,都會遇到認識的同學。我亦有參與學生會,因為聚會較多,跟大部分成員稔熟,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。 學術方面,相比奥肯那根分校,溫哥華分校的教授相對較有名氣,他們皆是某範疇的專家、曾出版教科書或出身自名校。上過他們的課堂後,自然更想了解他們的研究,我畢業至今5 年,仍不時閱讀他們刊登在學術期刊的文章。不過,溫哥華分校學生人數較多,上講課(lecture)的學生有時甚至逾300 人,除非你非常主動,常向教授請教課題,否則教授不會認得你,而在奥肯那根分校,只要你上課時多問問題,或下課後跟教授聊天,他們會對你留下印象,亦有較多時間跟你討論問題。至今筆者跟奥肯那根分校的教授仍維持着不錯的關係,報讀研究所課程時,他們也很樂意為我撰寫推薦信。 相比英美有名的大學,UBC 入學門檻較低,但學術水平絕不遜色,一二年級學生的「淘汰率」相對高,筆者有幾名同學因學業成績未能達到一定平均成績積點(GPA),被學校勸退。我也曾險被「淘汰」,當時自覺在國際預科文憑(簡稱IB)考得不錯,以為在大學學習也易如反掌,剛入讀UBC 時試過考試前兩天才溫習,又馬虎地做功課,更為了逃避導師追討欠交功課而經常「走堂」。結果,念畢一年級就被院校列入Academic probation(院校給成績、學習表現未符要求的學生發出的警告)名單,如果試讀一段時間後成績仍沒起色,就會立即被開除。筆者為此下定決心,改掉壞習慣兼認真上課,並好好管理學習時間。一年級時我有幾科不及格,二、三年級的暑假,我留校念暑假課程,補回學分。 UBC兩所分校同樣是功課多、作業難、考試頻、修讀內容艱深。筆者主修法證心理學,加上人文學系其他科目,指定閱讀篇章的數量很多,基本上每周需讀500 頁參考書或篇章。教授評分也很嚴謹,取得A 或以上的學生只佔全校10%。在大學要考取高分,光靠聰明並不足夠,更須認真努力,敢於挑戰極限,尋找有效的讀書模式,方能適應大學的學習生活。 「經《明報》 同意下轉載,《明報》保留所有權利。」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