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、圖:格賢教育

計劃到海外升學時,不少香港學生會考慮報讀位於加拿大卑詩省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(University of BritishColumbia, 簡稱UBC)。UBC設兩個校區,一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溫哥華(Vancouver)主校區,另一是位於卑斯省優美山谷小鎮Kelowna 的奥肯那根(Okanagan)分校。筆者回想在UBC的時光,當時在兩個文化、環境大相逕庭的校區念書,令我更加了解自己的學習習慣和需要。

曾刊於11月 27日的明報《明路——生涯規劃》

筆者想體驗外國小鎮生活,加上姊姊住在奥肯那根,因此大學首兩年我選擇入讀UBC奥肯那根分校。至三年級時,再轉讀溫哥華分校,過了一年,仍覺得奥肯那根分校的校園文化比較適合個性內向、喜歡小校園生活的我,最後於四年級再轉回奥肯那根分校念書。

筆者在溫哥華長大,早期不少東亞移民定居溫哥華,亞洲地道飲食文化早已深入當地,因食材新鮮,在當地吃到的亞洲食物,不少比香港的更美味;加上UBC 溫哥華分校建築風格獨特,在此念書,能欣賞到令人讚嘆不已的風景與建築物,因此大部分香港學生傾向選讀溫哥華分校,那裏「旺中帶靜」,對他們來說既不感到陌生,也能享受寧靜。

話雖如此,筆者卻對奥肯那根分校情有獨鍾。該分校離溫哥華約4小時車程,面積雖比溫哥華分校小,但「五臟俱全」。校區內的居民生活較淳樸,附近環境亦相當優美,從校舍步行20 分鐘就能到小農場(下圖>>>圖1優美環境),學生閒時可看看小馬吃草、羊群曬太陽,冬季時還可在結冰的湖上溜冰!

除了校園面積,兩所分校的校園氛圍也各有不同。溫哥華分校各運動校隊都深受學生歡迎,有重要賽事時,校園的「運動風」吹得特別旺盛,學生皆從百忙中抽空捧場,支持參與校隊的學兄學姐。而奥肯那根分校學生人數較少,不論筆者走到哪裏,都會遇到認識的同學。我亦有參與學生會,因為聚會較多,跟大部分成員稔熟,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。

學術方面,相比奥肯那根分校,溫哥華分校的教授相對較有名氣,他們皆是某範疇的專家、曾出版教科書或出身自名校。上過他們的課堂後,自然更想了解他們的研究,我畢業至今5 年,仍不時閱讀他們刊登在學術期刊的文章。不過,溫哥華分校學生人數較多,上講課(lecture)的學生有時甚至逾300 人,除非你非常主動,常向教授請教課題,否則教授不會認得你,而在奥肯那根分校,只要你上課時多問問題,或下課後跟教授聊天,他們會對你留下印象,亦有較多時間跟你討論問題。至今筆者跟奥肯那根分校的教授仍維持着不錯的關係,報讀研究所課程時,他們也很樂意為我撰寫推薦信。

相比英美有名的大學,UBC 入學門檻較低,但學術水平絕不遜色,一二年級學生的「淘汰率」相對高,筆者有幾名同學因學業成績未能達到一定平均成績積點(GPA),被學校勸退。我也曾險被「淘汰」,當時自覺在國際預科文憑(簡稱IB)考得不錯,以為在大學學習也易如反掌,剛入讀UBC 時試過考試前兩天才溫習,又馬虎地做功課,更為了逃避導師追討欠交功課而經常「走堂」。結果,念畢一年級就被院校列入Academic probation(院校給成績、學習表現未符要求的學生發出的警告)名單,如果試讀一段時間後成績仍沒起色,就會立即被開除。筆者為此下定決心,改掉壞習慣兼認真上課,並好好管理學習時間。一年級時我有幾科不及格,二、三年級的暑假,我留校念暑假課程,補回學分。

UBC兩所分校同樣是功課多、作業難、考試頻、修讀內容艱深。筆者主修法證心理學,加上人文學系其他科目,指定閱讀篇章的數量很多,基本上每周需讀500 頁參考書或篇章。教授評分也很嚴謹,取得A 或以上的學生只佔全校10%。在大學要考取高分,光靠聰明並不足夠,更須認真努力,敢於挑戰極限,尋找有效的讀書模式,方能適應大學的學習生活。

UBC Okanagan 校園學生宿舍及大草坪

「經《明報》 同意下轉載,《明報》保留所有權利。」